1. Megafauna

    2009.10.24   在廿一世紀要以影像尋找、認識自己生活的香港,似乎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過程。拿起相機,通過影像理解社會,好像是攝影師理所當然的行為;然而,當生活被工具理性設計,塑造成越來越一式一樣的生活邏輯,當所有的一切都急促變遷、消逝的時候,這行為卻有一點本末倒置。 這情況,就好像要認識香港的本質,必須穿破這時代這時代的巨大流行服飾,重回自己的內在。 「光影作坊」的四位成員,陳偉民、陳廣源、孫樹坤和謝明莊借《Megafauna》所展現的,是廣袤的巨物荒原中,一些足堪我們玩味的靈光碎片。透過書中四組影像,鼓動讀者重新審視周遭日常環境,以嶄新的角度探尋隱藏在平凡家居和城市中間的各種奇異故事。   作品欣賞   孫樹坤      謝明莊      陳偉民      陳廣源      新書發佈會及展覽開幕 23/10.2009      …

  2. 樓上風光

      數十年來,樓宇頂的天台僭建物已成為香港歷史的一部份,不論是僅堪容身的簡陋寮屋,以至配備現代設施的多層複雜加建物。來自加拿大的Rufina Wu及德國的Stefan Canham,以建築師的專業技能及攝影師的獨特觸覺,對位於九龍半島舊區被納入市區重建計劃的五幢樓宇的天台社區,進行了詳盡深入的紀錄;包括了居民故事的文字紀錄,每個僭建物的精確繪圖,以及高解像度的影像,透視了二十多戶天台居民難得一見的尋常生活。   作品欣賞    

  3. 一枚硬幣的兩面:吳家林、吳月華攝影展

    2009.7.4-8.30 吳家林於雲南省東北邊沿貧瘠地區昭通長大,在雲南攝影社任職攝影師,其後成為主席。他的作品被巴黎著名的馬格南圖片社 Magnum Agency 創辦成員利馬克呂布 Marc Riboud 垂青,憑藉他的支持,吳家林先後在美國、巴黎及德國舉辦了多個攝影展,大獲好評;出版了多本有關雲南的攝影專集。 吳家林喜愛以黑白攝影,選用的是製造商餽贈的徠卡 Leica 相機,而他喜愛只選用單一支鏡頭拍攝。 其妻吳月華乃退休小學教師,在兒子不幸於交通意外去世後曾陷入抑鬱,吳家林帶她一同上路工作以作開解,更送她數碼照相機自娛。看到她拍攝的照片充滿清新創意,遂鼓勵她繼續鑽研。吳月華在昆明居所附近的大街小巷,在購物或接送孫兒上學途中拍攝尋常生活點滴,觸覺敏銳細膩,構圖別具心思,順手拈來中亦充滿藝術性,以強烈色彩及對比,寫照出活在中國城市的境況。習攝影僅一年多,已出版了自己的攝影專集. 兩人的作品截然不同,但亦相映成趣。吳家林的黑白作品心思細密,簡樸工整,吳月華的彩色照片則複雜趣緻,天真中自有條理。 馬格南圖片社 Magnum Agency 一位攝影師曾稱他倆的作品為「一枚硬幣的兩面」,此展覽因而命名.

  4. 阻抗的表演

    《阻抗的表演》要肯定八九六四與生活於當代香港社會的聯系,要堅持為有相無相的暴力命名。
    廣義來說,《阻抗的表演》要肯定回憶歷史事實的重量,要選擇回憶,以防重量變得沉鬱而動彈不得。《阻抗的表演》來自要肯定生命的需要。

  5. 奧運健兒寫真:岑允逸個人攝影展

    岑允逸先前打算將這個展覽命名為《健兒》,我想到的則是《奧運寫真》。「是《奥运写真》嗎?」他馬上通過網上的MSN問道。後來我們跟光影作坊的孫樹坤討論,結果就敲定了現在的題目。
    有關中文正體字和簡體字的議論,也許可以為今趟展覽做個註腳。我瀏覽互聯網上一些中文網站的時候,久不久就會看到有用簡體字發出的留言,要求別人使用簡體字;相反在簡體字的網站裡,我卻從未見過有留言者要求改用正體字的。目前的政治環境之下,簡體字是主流、正體字屬於邊緣,是大家都清楚不過的事。近年來許多人都把正體字改稱為「繁體字」,明顯的就是要讓簡體字奠立成為正統的意思。

  6. 觀塘社區重建:攝影探索計劃展覽(一)

    現代化的社區讓人輕易地享受著一種明亮、整潔、方便和物質富饒的生活,讓一切都好像是毫不費勁的樣子。我們可以拿著不同地產公司的售樓說明書對房子評頭品足,我們可以翻閱政府的城市發展大綱來評估某個社區的「發展」潛質,我們以為最稱心滿意的居住環境都盡在我們的規劃之中。但結果我們仍是自覺或不自覺地,自願或不自願地,不斷地遷徙,似乎還未找到一個讓我們覺得是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

  7. 「1945 • 上海」攝影展

    Roger Moore不是電影裏的大明星,在1944年他只是個二十歲出頭的美國海軍士兵,於六十五年前因緣際遇被派駐中國服役,1945年日本宣佈投降時他在上海執勤,這名經常帶備私人相機的海軍攝影師,出人意表地沒有將鏡頭對準街頭上大大小小的慶祝光復活動,反而專注地為身邊的平民百姓拍攝人像。 六十四年後的今天他仍然記得當時這些百姓的態度如何令他大吃一驚,他說「我能看到他們的內心,希望你也可以!」到底是甚麼原因令他作出與別不同的拍攝取捨?而他的作品又紀錄了當時上海百姓怎麼樣的精神面貌? Roger Moore先生將於光影作坊展出他當年在上海拍攝到的影像。已屆84高齡的他將會出席在二月二十七日晚上舉行的開幕禮,屆時歡迎各傳媒採訪報導。 展覽將於四月十七日移師上海的C2 畫廊與中國的觀眾見面。   攝影師網頁http://www.rogermoorephotographer.com/hongkong.htm   展覽詳情 開幕 2009.2.27  (星期五)     6pm-8pm 展覽 2009.2.28 – 4.5     11am-7pm (週一休館) 地址…

  8. 南方:黃勤帶攝影展

      照片拍攝於05年秋至08年期間,地點是珠江三角洲。 從澳門家中往關閘,只需十多分鐘的車程,然後穿過海關,便是珠海的拱北。 地圖上的連串地名:順德、東莞、新會、南海、台山……,自小已是籍貫欄內一個遙 遠的想像。 拿著傻瓜照相機,游走於熟悉又陌生的國度,好奇地窺視著未來的景象。這可說是這些照片的緣起。   開幕 09/01/2009     6 – 8pm 展覽 10/01 – 22/02/2009 開放時間 11am – 7pm  (closed on Mondays) 場地:…